english edition
读英文版

遭遇咸猪手

今天在广州地铁上,我登上了一节客满量达80%的车厢。我进了地铁门之后就一直往前挤,一直走挤到了车厢的中间。我周围都是人,根本就没有移动的空间。我看向我的胯部,因为我与前面人的间距越来越小。然后当后面的人把我往前推的时候,我就和前面的人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那里有一个女孩,她穿着黑色裙子,长筒靴,红色夹克并且提着一个包。

当我登上地铁时,门关闭了,她往后退紧紧的贴住了我的身体。她往后看,也知道我站在她后面,但是她依然保持紧贴我的动作。我的手正在抓住靠近我胯部的包。她往后退靠近了我的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但是现在我的手正在触摸她柔软的臀部。

过了两个站后,一些人下车了,所以我们之间的间距变大了,她决定要在车厢中部往前移一点和我拉开距离。

个人空间受到侵犯

很快我要换乘到另外一条地铁线路,所以我走去那里。我拨开人群挤入车门,然后向右转站在长椅之间。此外,在门口旁的扶手处空间很窄。在那个门旁的狭隘处站着另外一个女孩,她的脸很小,皮肤也很好,涂着口红,留着短褐色头发。但是她的确看起来不像中国或东方人。

车门关闭了,我跟随其他乘客往车厢里面走,我的手抓住地铁扶手并靠近开车门的地方。我和那个女孩距离很近,我的手环绕了她的身体。她似乎故意的站在了我的前面,然后就玩起了手机。

然后她往后靠,靠在了我的身上,靠在了我的臂膀上,使得我在后面抱着她。我前面那个手拿着手机,我的手放低一点,就碰到了她的肩膀。在地铁上,我一直这么抱着她。

我有了生理反应。

她明明有移动的空间,但是她却没有动。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潜意识,或者是她故意这么做的,但是她想站着去抱一个陌生人。我只能猜这是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外国人,所以让她潜意识的离我更近。

她和我都在西门口地铁站下了车。我们的身体离得很近,我没有看到她穿了什么衣服,但是当我移开我的上肢,惊讶地看到她穿了一个黑色的宽松的裙子,穿着一条肉色的丝袜。上楼梯的时候,她看起来很性感。

澳大利亚如何对待在公共场合个人空间受到侵占的行为

在澳大利亚的地铁上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个人空间条例在澳大利亚社会是不言而喻的。在澳大利亚,一旦一个人不小心碰到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会马上说“对不起”,即使是轻微的身体接触或者是差一点碰到。除此之外,当两个人朝着同一方向走在路上时,但是两人突然转向对方,他们会马上道歉。因为这样做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澳大利亚重视个人空间。在社会上约定俗成的规矩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如果一位女性在车上几乎被一个陌生人抱着,她不会对她的个人空间被侵占视而不见,更不会靠上一个陌生男性,好像他是个可以唾手可得的枕头一样。在澳大利亚,我们都清楚周围的事物,人,陌生人。

在西方,女性会将这种亲近行为视为性侵犯。在一个社会中缺失规矩,在另一个社会中缺失对色狼的敏感性,这些都会很难适应文化的常态并且会在双方的社会中显现出来。

对于我来说,乘坐广州地铁的每一天都挺有趣的。

Author: 钨宝

The author of Diary Of A Mad Chaos from 1996 to 2018, The Lost Years book, Wubao In China (猎艳奇缘) book series, and Foreigner (华人) an exploration of race relations in Australia. Fluent in Chinese Mandarin, Macedonian, and English, the author currently resides in China, Guangzhou where he continues to make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cultural differences between Eastern and Western societi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